形意拳名家

刘奇兰(1819-1889),直隶深州人,从小就喜欢拳术,因为心胸宽广,性情恬淡,因此他的名声没有郭云深响亮,不过相传他和郭云深、董海川曾在肃亲王府结义,后来大破无极教和三皇会,造福社会匪浅,也是敢作敢为的豪杰。他对形意拳的贡献非常大,虽然隐居田庐,但是教授门徒,造就很多形意拳的人才,形意拳八大弟子之中,他的弟子是最多的,像张占魁、李存义、耿成性、周明泰都是他的学生。

刘奇兰最受称道者,是他很能打破门户之见,联络各派,集思广益,彼此交流,据说有的人闻名拜访,不待交手,只是交谈三言两语,就拜服为弟子。即使交手,他也绝不轻易伤人,所以在武术界很受敬重,他有一副很有名的对联:“一手单刀访高友,六合长枪敬明公。”足见其心志胸襟。

在形意拳八大弟子之后,最出名的是两个人,一位是“单刀李”李存义,一位是“赛天霸”张占魁,这两位大师和我们练的形意拳关系最密切,因为我们的师祖张峻峰的形意拳就是向他们学的。

中华易宗内家武学研究会 形意拳名家 郭云深

郭云深(1829-1900),名峪生,直隶深州人,从小就很喜欢武术,特别是剑术。据说他身材矮小,但是他精力旺盛,性格刚烈,很喜欢和人家比试,所以刚开始去向李洛能求教时,李洛能不太喜欢他,因此不太愿意教他,后来他在李家当零杂工,也只学会一个“崩拳”。但是他一个人练了三年多,不曾间断,李洛能看他学拳专心,因此收为门下。他朝夕苦练数十年,深得形意拳的精要,终于成为李洛能的顶门大弟子,后来遍游各省,每逢比武都是以崩拳进半步一摧,就把对方打翻了,从来没有遇过对手,因此威名远播,人称“半步崩拳打天下”。有联云:

提挈自西东 崩拳开路 十年戎马无敌手
横刀仰国门 云气锁眉 一脉深州有英杰

不过因为他性情刚烈,尚侠好义,所以一生中风波不断,故事也比较多。光绪年间,他担任满清皇族载纯、载廉等人的教师,后来被正定府的知府钱锡采礼聘回家当幕宾,当时河北有武孝廉窦宪钧,为三皇会的首领,手下无赖千余人,横行乡里,人称“土太岁”,因为郭云深初任知府的幕宾,未去拜访,对窦某的行径也十分不齿,不愿与他有所瓜葛,土太岁闻风暗自怀恨,特地在隆平县设宴相约。郭云深率形意门乔锦堂、周明泰和练习迷踪拳的陈广智等人赴宴,将窦宪钧杀死后入狱。

因为当地人士纷纷收集土太岁平素不法的证据,详文上司,为他解脱,因此改判误杀,三年后出狱,知府问他:“你的功夫荒废了吧?”郭云深回答:“没有荒废”。说完,一个虎形拳打在墙上,墙壁应声而倒,原来他三年之中,虽然带着枷锁,仍然坚持练功不断,这就是拳谱上说他“力能摧壁”的由来,后来知府便请他指导知府的公子钱砚堂。

他所练的拳,腹极实而心极虚,形式神气沈重如泰山,而身体动作轻灵如飞鸟,除了拳法独步一时,而且熟读兵书,又善奇门之术,著有《解说形意拳经》,传给孙禄堂,可惜后来遗失。相传,他曾经带刘奇兰去肃亲王府找董海川试艺,两人苦斗良久不分胜负,就此结为金兰之交。也有人说,董以掌进,愈进愈广,郭乃心服,这场比武据说便是形意、八卦合一的由来,形意拳以直劲为主,雄浑刚猛,八卦掌以横劲为主,变化无穷,可以互相辅助,因此拳谱上说“形意带八卦,神仙一把抓。”很多形意拳的大师都兼习八卦,像张占魁、李存义、孙禄堂都是例子。

2013-1-25-8-35-47李存义(1847-1921),原名存毅,字肃堂,后来改名存义,字忠元,直隶深州小营村人。幼年练习长短拳,后来拜在刘奇兰先生门下,历时九年,后又师从董海川,兼通形意八卦,技艺冠绝侪辈,海内闻名。

甲午年间,他曾经在刘坤一将军帐下担任武术教习,讨贼剿匪,屡建功绩,因此升任两江督标把总,但无意仕途,随即辞职,回河北保定开设万通镖局,以广交豪杰,当时著名的大刀王五和八卦门程廷华都成为他的好友。

李存义体格魁梧,面如重枣,目光如电,声若洪钟,不过性格十分温和可亲。因天性慈惠,侠骨佛心,与人交往,从不言人过,他的性情轻财重义,闻人有难,不问相识与否,立即慷慨解囊,毫无难色。后因为资本不济,无法继续经营,只好把镖局关闭。

李存义长年以保镖为业,遇有强盗袭击,每持一把单刀杀敌,胜得干净俐落,人称“单刀李”,多有闻其大名,因此避道而行者,可见他在北五省的威望。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他曾经奋起抗击,每战必身先士卒,勇猛杀敌,尤其是天津老龙口一役,他单刀上阵,血染重衣,极其勇猛,最为人所称道。他是最早到天津传授河北形意拳的武术家,河北系的形意拳能走出深县僻壤,在京津发扬光大,李存义为主要关键人物。

民国元年,他在天津创办中华武士会,为民国初年北方最大的民间武术团体,对于中国武术的推展贡献至钜。中华武士会,又名天津武士会、天津国术会,与同盟会关系密切,同盟会直隶成员张继、王法勤、顾德宝等鼎力支持中华武士会的成立,燕支部成员叶云表、马凤图出身武门,被委以重任,积极联络各界,1910年于天津筹画创立。

叶云表为李存义弟子,李存义、张占魁、李瑞东等爱国武术家亦毅然投入,担任武术界发起人。惟当时北方各派拳家对新兴的形意拳术不甚了然,于其实战功能多所质疑,于是李存义率弟子郝恩光与李子阳夜半拜见中华武士会主者张继等人,陈形意之适用,并令两位弟子演习拳术,演练中,地砖碎裂数方,令张继等人惊叹不已,次日开会,即公布形意拳术为中华武士会首选,李存义为教务长,刘文华为总教习,李彬堂、郝恩光、张占魁等为教员,以传授形意、八卦、太极拳为主,另有八极拳、通背拳、戳脚等,各拳种均由优秀拳师任教,包括李书文、阎道生、张景星、王中泉、霍殿阁、郝恩光等人。成立之初,人才汇集,一时极盛。

张峻峰师祖十七岁去天津当学徒,以天性好武,进入中华武士会学习形意拳,当时的教务长即李存义,因此张峻峰收徒时,香堂必尊祀李存义。本会目前所习形意拳,即李存义所传河北派系统。

01300000435438136135891494141张占魁(1865-1938),字兆东,河间后鸿雁村人,幼承家学,学习少林拳、迷踪艺,二十岁时遇到李存义、田静杰、耿成性,一同拜在刘奇兰先生门下学习形意拳。后来到北京又遇到程庭华,再邀李存义、刘凤春、尹福等人结为七弟兄,同拜董海川先生为师。

张占魁艺成之后,曾在津门营务处供职,拿贼补盗,成绩卓著,江湖上人称“赛天霸”。当时的天津社会秩序很乱,盗贼横行无忌,在任邱、大城、雄县一带有淫贼马某,聚众六七百人,拥毛瑟枪以自重,自称为“中路革命军”,青天白日也敢抢掠奸淫,后来被淮军后路马队击散,逃到山海关,张占魁奉命追击,在冷口相遇,张占魁不及告白,腾身跃向马某,马某连忙开枪射击,子弹射出时,张占魁已经伏身闪进,在他肋下重重按了一掌,马某不支倒地,束手就缚。张占魁拿贼的事蹟非常多,为人诚恳好义,教学也非常热心,门弟子不下千人,韩慕侠、王俊臣、姜容樵、姚馥春等人都是他有名的弟子。

张占魁传人甚众,当时在天津学形意或八卦的人,几乎不是他的徒弟,就是李存义的徒弟,他的弟子姜容樵曾经把他传授的形意拳和八卦掌编写成书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