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意拳名家

劉奇蘭(1819-1889),直隸深州人,從小就喜歡拳術,因為心胸寬廣,性情恬淡,因此他的名聲沒有郭雲深響亮,不過相傳他和郭雲深、董海川曾在肅親王府結義,後來大破無極教和三皇會,造福社會匪淺,也是敢作敢為的豪傑。他對形意拳的貢獻非常大,雖然隱居田廬,但是教授門徒,造就很多形意拳的人才,形意拳八大弟子之中,他的弟子是最多的,像張占魁、李存義、耿成性、周明泰都是他的學生。

劉奇蘭最受稱道者,是他很能打破門戶之見,聯絡各派,集思廣益,彼此交流,據說有的人聞名拜訪,不待交手,只是交談三言兩語,就拜服為弟子。即使交手,他也絕不輕易傷人,所以在武術界很受敬重,他有一副很有名的對聯:「一手單刀訪高友,六合長槍敬明公。」足見其心志胸襟。

在形意拳八大弟子之後,最出名的是兩個人,一位是「單刀李」李存義,一位是「賽天霸」張占魁,這兩位大師和我們練的形意拳關係最密切,因為我們的師祖張峻峰的形意拳就是向他們學的。

中華易宗內家武學研究會 形意拳名家 郭雲深

郭雲深(1829-1900),名峪生,直隸深州人,從小就很喜歡武術,特別是劍術。據說他身材矮小,但是他精力旺盛,性格剛烈,很喜歡和人家比試,所以剛開始去向李洛能求教時,李洛能不太喜歡他,因此不太願意教他,後來他在李家當零雜工,也只學會一個「崩拳」。但是他一個人練了三年多,不曾間斷,李洛能看他學拳專心,因此收為門下。他朝夕苦練數十年,深得形意拳的精要,終於成為李洛能的頂門大弟子,後來遍遊各省,每逢比武都是以崩拳進半步一摧,就把對方打翻了,從來沒有遇過對手,因此威名遠播,人稱「半步崩拳打天下」。有聯云:

提挈自西東 崩拳開路 十年戎馬無敵手
橫刀仰國門 雲氣鎖眉 一脈深州有英傑

不過因為他性情剛烈,尚俠好義,所以一生中風波不斷,故事也比較多。光緒年間,他擔任滿清皇族載純、載廉等人的教師,後來被正定府的知府錢錫寀禮聘回家當幕賓,當時河北有武孝廉竇憲鈞,為三皇會的首領,手下無賴千餘人,橫行鄉里,人稱「土太歲」,因為郭雲深初任知府的幕賓,未去拜訪,對竇某的行徑也十分不齒,不願與他有所瓜葛,土太歲聞風暗自懷恨,特地在隆平縣設宴相約。郭雲深率形意門喬錦堂、周明泰和練習迷蹤拳的陳廣智等人赴宴,將竇憲鈞殺死後入獄。

因為當地人士紛紛收集土太歲平素不法的證據,詳文上司,為他解脫,因此改判誤殺,三年後出獄,知府問他:「你的功夫荒廢了吧?」郭雲深回答:「沒有荒廢」。說完,一個虎形拳打在牆上,牆壁應聲而倒,原來他三年之中,雖然帶著枷鎖,仍然堅持練功不斷,這就是拳譜上說他「力能摧壁」的由來,後來知府便請他指導知府的公子錢硯堂。

他所練的拳,腹極實而心極虛,形式神氣沈重如泰山,而身體動作輕靈如飛鳥,除了拳法獨步一時,而且熟讀兵書,又善奇門之術,著有《解說形意拳經》,傳給孫祿堂,可惜後來遺失。相傳,他曾經帶劉奇蘭去肅親王府找董海川試藝,兩人苦鬥良久不分勝負,就此結為金蘭之交。也有人說,董以掌進,愈進愈廣,郭乃心服,這場比武據說便是形意、八卦合一的由來,形意拳以直勁為主,雄渾剛猛,八卦掌以橫勁為主,變化無窮,可以互相輔助,因此拳譜上說「形意帶八卦,神仙一把抓。」很多形意拳的大師都兼習八卦,像張占魁、李存義、孫祿堂都是例子。

2013-1-25-8-35-47李存義(1847-1921),原名存毅,字肅堂,後來改名存義,字忠元,直隸深州小營村人。幼年練習長短拳,後來拜在劉奇蘭先生門下,歷時九年,後又師從董海川,兼通形意八卦,技藝冠絕儕輩,海內聞名。

甲午年間,他曾經在劉坤一將軍帳下擔任武術教習,討賊剿匪,屢建功績,因此升任兩江督標把總,但無意仕途,隨即辭職,回河北保定開設萬通鏢局,以廣交豪傑,當時著名的大刀王五和八卦門程廷華都成為他的好友。

李存義體格魁梧,面如重棗,目光如電,聲若洪鐘,不過性格十分溫和可親。因天性慈惠,俠骨佛心,與人交往,從不言人過,他的性情輕財重義,聞人有難,不問相識與否,立即慷慨解囊,毫無難色。後因為資本不濟,無法繼續經營,只好把鏢局關閉。

李存義長年以保鏢為業,遇有強盜襲擊,每持一把單刀殺敵,勝得乾淨俐落,人稱「單刀李」,多有聞其大名,因此避道而行者,可見他在北五省的威望。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時,他曾經奮起抗擊,每戰必身先士卒,勇猛殺敵,尤其是天津老龍口一役,他單刀上陣,血染重衣,極其勇猛,最為人所稱道。他是最早到天津傳授河北形意拳的武術家,河北系的形意拳能走出深縣僻壤,在京津發揚光大,李存義為主要關鍵人物。

民國元年,他在天津創辦中華武士會,為民國初年北方最大的民間武術團體,對於中國武術的推展貢獻至鉅。中華武士會,又名天津武士會、天津國術會,與同盟會關係密切,同盟會直隸成員張繼、王法勤、顧德寶等鼎力支持中華武士會的成立,燕支部成員葉雲表、馬鳳圖出身武門,被委以重任,積極聯絡各界,1910年於天津籌畫創立。

葉雲表為李存義弟子,李存義、張占魁、李瑞東等愛國武術家亦毅然投入,擔任武術界發起人。惟當時北方各派拳家對新興的形意拳術不甚了然,於其實戰功能多所質疑,於是李存義率弟子郝恩光與李子陽夜半拜見中華武士會主者張繼等人,陳形意之適用,並令兩位弟子演習拳術,演練中,地磚碎裂數方,令張繼等人驚歎不已,次日開會,即公佈形意拳術為中華武士會首選,李存義為教務長,劉文華為總教習,李彬堂、郝恩光、張占魁等為教員,以傳授形意、八卦、太極拳為主,另有八極拳、通背拳、戳腳等,各拳種均由優秀拳師任教,包括李書文、閻道生、張景星、王中泉、霍殿閣、郝恩光等人。成立之初,人才匯集,一時極盛。

張峻峰師祖十七歲去天津當學徒,以天性好武,進入中華武士會學習形意拳,當時的教務長即李存義,因此張峻峰收徒時,香堂必尊祀李存義。本會目前所習形意拳,即李存義所傳河北派系統。

01300000435438136135891494141張占魁(1865-1938),字兆東,河間後鴻雁村人,幼承家學,學習少林拳、迷蹤藝,二十歲時遇到李存義、田靜杰、耿成性,一同拜在劉奇蘭先生門下學習形意拳。後來到北京又遇到程庭華,再邀李存義、劉鳳春、尹福等人結為七弟兄,同拜董海川先生為師。

張占魁藝成之後,曾在津門營務處供職,拿賊補盜,成績卓著,江湖上人稱「賽天霸」。當時的天津社會秩序很亂,盜賊橫行無忌,在任邱、大城、雄縣一帶有淫賊馬某,聚眾六七百人,擁毛瑟槍以自重,自稱為「中路革命軍」,青天白日也敢搶掠姦淫,後來被淮軍後路馬隊擊散,逃到山海關,張占魁奉命追擊,在冷口相遇,張占魁不及告白,騰身躍向馬某,馬某連忙開槍射擊,子彈射出時,張占魁已經伏身閃進,在他肋下重重按了一掌,馬某不支倒地,束手就縛。張占魁拿賊的事蹟非常多,為人誠懇好義,教學也非常熱心,門弟子不下千人,韓慕俠、王俊臣、姜容樵、姚馥春等人都是他有名的弟子。

張占魁傳人甚眾,當時在天津學形意或八卦的人,幾乎不是他的徒弟,就是李存義的徒弟,他的弟子姜容樵曾經把他傳授的形意拳和八卦掌編寫成書出版。